×

调教男奴 男m小说 男仆被主人的各种调教 调教男m

未来世界的男奴11 在那个女性地位至高无上的世界里 她偏偏喜欢将女性调教成奴隶

don don 发表于2022-04-07 08:38:51 浏览1922 评论0

抢沙发发表评论

卢娜牵着苏扬往城外的方向走,越走月色便显得不那么清澈。

这是显然的,纳米过滤网的裂缝还没有修补好,各项污染指数都已经超标,从小呼吸新鲜空气长大的卢娜扶着胸微微作呕,但是没办法,她必须要出城去。

看到这里你可能会痛骂,这卢娜是不是有受虐倾向,都这样了还要出城玩,不是明摆着花钱找罪受,多让家里人担心呀,典型的胸大无脑。

非也非也,在这里我有必要澄清一下,首先卢娜的胸不大,其次她也不无脑。你可能会疑惑我怎么知道她胸大不大,毕竟我既没有看过,而且我也不是苏扬。

那么在这里我又不得不再澄清一下,你们太高估苏扬了,苏扬也完全不知道卢娜的胸大不大,不信你看下面的故事就会明白。

★[国产]精品捆绑视频 点此购买

虽然经过这段时间,卢娜的起居生活都已经是苏扬在伺候,苏扬也完全摸清了卢娜的生活习惯,但有一些规矩苏扬还是完全不敢僭越的。

例如伺候卢娜上厕所时,苏扬便需要一刻不离的等在厕所外,一旦卢娜敲敲门,便代表卢娜解好了,苏扬则需要用黑布蒙住双眼,全凭感觉进入厕所帮卢娜擦拭清理。

这很好理解,以卢娜高贵的小姐之位,是绝无可能自己去碰这些秽物的,但即便是秽物,对于苏扬来说也是高贵的禁忌,看不得、说不得。更何况卢娜的身体,那更是隐私中的隐私,不可被审视,甚至不可以作为印象出现在大脑中,因此苏扬只能在被剥夺视力的情况下做这些事。

起初卢娜的母亲是极力反对苏扬这样的雄性来做这事的,认为这是一种对自己女儿的至高的玷污,但被卢娜呛了一句“你自己呢?不也是让我爸在做?”,导致反而有些下不来台,悻悻而去。

加之苏扬的悟性很高,伺候一次之后他便摸索出规律,帮卢娜擦拭完之后自己要先洗手,然后才能帮卢娜整理衣物,若缺失了这一步,卢娜便会大发雷霆。

其次帮卢娜整理完衣服后还得再帮卢娜洗手,虽然她全程都没有用过自己的手,但帮她也洗洗手会让卢娜觉得很开心,这是独属于她的小怪癖。

做完这些之后,便可以取下蒙眼的黑布,以上步骤不能颠倒,不能省略,不能不怀抱虔诚。论细致、认真程度,别人都没有苏扬做得好,最重要的是,苏扬有一种视之为神圣的虔诚之心,所以久而久之,苏扬贴身伺候卢娜这件事便没有人再有异议。

从上面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出,苏扬是一个极其细心且守规矩的雄性,连伺候如厕都规规矩矩蒙着眼睛,更别提洗澡了,所以综上所述,苏扬是绝没有机会见到卢娜的胸大不大的。

那么我为什么会知道卢娜的胸不大呢?单纯因为她是我创造出来的人物,而我又比较喜欢贫乳的角色,所以就暂且这样设定了,如果有一天我换了口味,那只能届时再安排我们的另一位女角色出场了。

这可能是我作为作者为数不多的特权,也可以理解为我日常生活贫瘠无聊,只能在作品中驱使角色,体验一把当S的快乐。

至于无脑么,那可真的是冤枉卢娜了。如果说在听闻纳米过滤网破裂之前,她还只是单纯地想去城外玩,那么当她知道帝国护卫队里有人叛变了之后,她便已经不得不出城去了。

不光是要出城,还得要悄无声息地、不被追踪地出城。

所以卢娜又带着苏扬来到了氧咖老板这里,她要取下苏扬脖子上的电击定位项圈。

氧咖老板这段时间过得挺郁闷。从她的视角来看,苏扬是她这里营业以来第一个叛逃掉的雄性人47号,本来她是想要来个杀一儆百的,结果苏扬非但没有死,还被富贵人家买走,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。

这很难让人不去思考到底是叛逃好还是听话好,毕竟搏一搏,单车变摩托的例子就在眼前。

尤其是卢娜那句“从今以后你和他们不一样,不许再舔地上的东西。”更是刺激到了在场所有雄性脆弱的心灵。

他们甚至来了次集体罢工,要求以后的伙食都放在碗里吃,坚决不能放在地上舔。氧咖老板被他们闹得一个头两个大,不得不添置了几百双碗筷。

所以再次看到苏扬时,氧咖老板的脸色简直可以用祖母绿来形容,没错,就是把老板的祖母从坟里挖出来之后的那种绿,但又碍于卢娜在场不好发作。

得知了卢娜的来意,氧咖老板决定略微地向她收取一点费用,至少把添置碗筷的成本给赚回来,以此稍微抚慰一下自己受伤的心灵。

这很合理,上次送了人,这次就得要点钱,做生意嘛,不能次次都干亏本的买卖。

卢娜从小到大缺爱、缺自由,唯独不缺钱,但也正因为不缺钱,所以她从来都不带钱。

一时间谈判就陷入了僵局。

老板又提议卢娜从她这带走了一个人,那理所应当还回来一个人,她十分想要拥有一个卢府的女仆。

正如我前文提到的,氧咖老板有些变态,在那个女性地位至高无上的世界里,她偏偏喜欢将女性调教成奴隶,就好像我所处的这个时代,猫猫狗狗常被当作宠物,但有的人却偏偏喜欢将人当成宠物。

卢娜流露出了鄙视的眼神,凑到氧咖老板耳边低语了几句,氧咖老板便兴高采烈地打开了苏扬脖子上的项圈。

不难发现,她们暗地里达成了一项不可告人的交易。

苏扬倒并不在意这项交易具体是什么,他现在担心的是,随着卢娜第一次戴起浸润面罩,她终于要和自己出城了,光凭自己一个人,究竟能否护得卢娜周全?

他不得不忧心忡忡地和卢娜建议,“卢娜小姐,您确定不带护卫吗?只有我们两个的话,你可能会死。我只给你讲了城外好玩的事,但其实还有很多危险……”

卢娜狠狠踩了苏扬一脚,急不可耐地打断他晦气的发言,“无论如何,我就是要出城,而且只能带着我信任的人,别人以为我是贪玩,但我有一件重要的事不得不做。作为我的护卫,你只能死在我前面。如果你亲眼看着我死,那么你是不忠;如果我死了你还独活,那么你更是不义,所以你有觉悟的话,是绝无可能,也绝不应该死在我之后的。”

听闻这话,苏扬的内心反倒安定了下来。因为卢娜讲出了他们最坏的结局。

最坏的结局也不过就是,他们会死在一起。

不知为何,明明听到的是最坏的结局,反倒给了苏扬莫大的勇气。

再抬头看卢娜时,她已经戴好了浸润面罩,皮肤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女子,和她的贫乳搭配,显然有了一种头重脚轻的感觉。

看着那个熟悉的浸润面罩,苏扬觉得莫名感动,因为一瞬间,他突然觉得,卢娜竟和自己是一个世界里的人了。

城门外的不远处突然升腾起一股硝烟,卢娜就这样指着那股硝烟喊道,“走吧,我们出城去!去新世界。”

更多 免费绳艺捆绑调教小说合集 点此品阅

相关文章

同好留言

访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