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调教男奴 男m小说 男仆被主人的各种调教 调教男m

未来世界的男奴06 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过雄性 只有跟你朝夕相处的人才了解你理解你

don don 发表于2022-03-04 10:23:51 浏览1163 评论0

抢沙发发表评论

阿利埃蒂的书里说:“人总是在希望被理解,与害怕被看穿之间矛盾。”

这是真的,如果我们把时间倒回去几天,你会发现在抽签广场前,如卧龙缱绻的冗长队伍里,47号因为希望被理解而正和苏丽窃窃私语,苏丽则因为害怕被看穿显得局促不安。

虽然他们不知道阿利埃蒂是谁,但他们都知道,这狸猫换太子的戏份一旦蒙混过关,对谁来讲都是飞黄腾达的好事。

苏丽可以重新搬回城市里,不用整天戴着浸润面罩生活,47号也可以获得公民身份,不用每天担心被人贩子抓走,又卖到不知哪家店里去当奴隶。

好在抽签终于要开始了。

★[国产]精品捆绑视频 点此购买

太阳不情愿地从肃杀的云朵里浮了出来,灰蒙蒙的广场上开始出现色彩。红墙碧砖下立着两列全副武装的装甲队员,如果你有资格走进细看,会发现他们身着全覆盖纳米盔甲,这使得他们的皮肤呈现出一种古铜色的磨砂材质,每一寸肌肉线条都分外鲜明。而在最显眼的胸口处,刻着象征着这一末世帝国权威的小字——CL帝国护卫队。

纳米盔甲外,每人的四肢上都包裹了一层白色光滑金属,直直连接到背后的能源阀上。这是这个末世帝国引以为傲的核动力外骨骼,任何人穿上它,其动力调至5%时便可以一拳打穿一辆坦克。

你问它的最大动力值是多少?不得而知。

控制程序将它的最大动力限定在了29%,因为据说在做研发实验时,35%动力的外骨骼装置竟徒手撕开了一级城市号称能防御核攻击的7层纳米过滤网,因此该实验被指威胁帝国安全被立刻叫停,就连研发者也没有见过其真正开足100%动力时能发挥多大威力。

此款核动力外骨骼被誉为这个帝国科技的象征,仅有321套,组成了CL帝国护卫队,平时只用于维护一级城市的治安,只有每年抽签仪式时,才会被派往二级城市和三级城市。

比如今天,为了维护这个帝国的希望——神圣的生育权抽签仪式,其中20套都被部署在了这座抽签广场的角落,以应对各种紧急情况。

如果你像苏丽一样站着看,你会看到这20名帝国护卫在各个角落巡逻站岗,他们代表着这个帝国的宏伟、秩序和不苟;但如果你像47号那样跪着,则能看到些不一样的东西。

把头低下去,你会发现广场上锃亮的石砖并非严丝合缝,龟裂的砖隙里早已被岁月填进了泥土,细小的羌虫在这样的缝隙里挖了洞,没有光的时候它们会探出头来觅食,有光的时候又会闪电般地钻回洞里,如果你顺着它们的洞一直找下去,恐怕你会发现,这牢固而华丽的砖石之下,已是另一种满目疮痍。

这样想着,47号突然觉得不舒服,到并不是因为看到了羌虫,而是他发现,在不远处的队伍里,有人从刚才便一直盯着他看。

他顺着令人不适的目光寻去,看到一个有着横贯手臂伤疤的雄性人,和一个衣着精致的女人正在窃窃私语。

倒是苏丽想起了他们,是之前在后街准备买名额时候“温馨提示”苏扬的那对母女。

女人让其脚边之物继续排着队,自己则笑靥如花地走到苏丽面前,弯腰看看47号,又抬手拍了拍苏丽的虎背熊腰,“有意思,几小时不见,换儿子啦?”

一瞬间,苏丽只觉得空气凝结,自己最不愿被发现的秘密就这样被轻描淡写地公之于众,女人轻抚在后背的手指如同枪尖般刺入自己的心脏。

她挡开女人的手,一边狠狠地把47号的脸踩进地面,一边隔在两人中间,像河豚紧张地张开了全身的刺,骂骂咧咧地说道,“关你屁事,你管好自己行吗?”

女人也不恼,只是咯咯咯地笑,“我可是守法好公民,不愿多管闲事,只是偶尔会对这种损害全体公民利益的下三滥手段嫉恶如仇而已。”

苏丽对权益,公民这些词没有概念,听不懂她讲的话是什么意思,只是觉得她虚伪,她的冷汗不知何时已经开始从额头滑落。

她从没想过带自己的儿子抽个签竟然会如此艰难,她此刻脑子里变成了一团浆糊,唯一的信念就是已经到了这一步,无论如何也要让47号去把签抽了。

于是她捏紧了自己的拳头,低声下气地问,“咱们一路人不讲两路话,你说吧,要我做什么才能放过我们?”

女人已经兴奋地来回踱步,“你什么都不需要做,真的不需要做,啊!说来话长,其实我有一个特别的爱好,你知道吗?我特别喜欢看帝国护卫队处决的场景。哈哈哈哈。”女人说着说着竟跳起舞来,”你知道吗?帝国护卫队可不常来,我只在几年前见过一次,奥,那可真是艺术!你不看一次根本就无法想象,精密机械控制下,人类竟能达到那样的力量和速度,那简直是纯粹的美学。

你知道我们在机械外骨骼面前是多么的柔弱吗,比干裂的宣纸还要脆,比风里的羽毛还要轻,它只需要一拳,哦不,一戳,你的身上就会出现一个窟窿,然后慢慢地,再一个,又一个,啊!真叫我迫不及待地想再看一次。”

苏丽绝望了,自打这次进城以来,不是遇到骗子,就是遇到变态,她此刻真切地全身发抖,想要逃离。

女人兴奋地围着苏丽转圈,随后,只听得一声洪亮的女高音贯穿整个广场,“我举报!!!”

苏丽浑身发麻,猛地抬起头,才发现女人刚刚张开嘴还没来得及喊,这声音竟是从广场另一头传来。

循声望去,一个穿着蛋黄长裙的女人正蹲在地上抱头痛哭,一只手指着身旁的帝国护卫队,另一只手惊恐地不断摇曳,嘶声大喊,“我举报,我举报!我身边的这名帝国护卫队员,是雄性!”

帝国护卫队里居然有一只雄性,如果你让这个帝国里最离谱的科幻小说家来写,她也不敢写出这样的剧情。

所以几乎所有人都安静了三秒钟,然后就如同苍蝇拍打进了苍蝇群一般,刷地散开了好几圈,只留下穿裙子的女人和这位帝国护卫队员站在硕大的广场中间。

女人接着掩面而泣,“我刚刚上厕所的时候,不知道那个隔间有人,一不小心推开门,竟然发现,发现了他的可耻的秘密!天啊,我竟然和一个雄性人一起上厕所!我今后该怎么活呀!我的家人不会再要我了,我会被从族谱上除名的!”

“大家一定要帮我讨回公道。”女人说话间,只见三名帝国护卫已经悄然靠近了他们,呈犄角之势将他们包围。

带头的帝国护卫负责吸引“嫌疑犯”的注意力,谨慎地问道,“Kael,你别怕,她说的是真的吗?”

女人听到这话,哭的更凶了,“请相信我,请让他脱了衣服给大家看。我愿意赌上埃森家族的荣誉证明我所说句句属实,如果他脱掉衣服证明我说错了,请把我我立刻就地正法。”

见kael一直没有反应,女人身前的帝国护卫向前走了一步,伸出左手食指,只见她背上的能源阀突然开始高速运转,四周的排气口里喷出大量白色蒸汽,食指指尖变得比艳阳还要明亮,“kael,我是帝国护卫队中番队队长,刘莹,现在命令你解除所有武器,跟我回去接受调查。”

Kael还是没有说话,甚至从刚才女人哭诉开始,他就连动都没有动过。

另外两名绕后的帝国护卫见到队长成功吸引了kael的注意力,背后能源阀急速旋转,顺势往前一跃,刹那间,已一人擒住kael一臂。

kael依然没有动,磨砂的纳米盔甲下,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。

刘莹见计谋得逞,便停止了蓄力,快步走到kael面前,重复了自己的命令,“kael,解除纳米盔甲和外骨骼。”

Kael的头终于缓慢转动,望向刘莹,淡淡地,又无奈地吐出一句话,“刘队,很抱歉瞒了你这么久,但如果我说,其实生理性别不代表一切的,我从很小时就觉得自己是女生,你信我吗?”

刘莹叹了口气。她对kael轻声说道,“我们并肩作战了这么多年,相信我,解除盔甲,跟我回去,什么事都不会有,不要在这里把事情闹大。”

跪坐在一旁的埃森女士听到这话,又开始大叫了起来,“不行,必须在这里证明,你们暗地里那套层层相护的伎俩谁不知道?我就要他在这里证明!跟你们回去之后的所有结论我都不认同,不接受。”

似乎是被埃森女士感染,一旁的队列里也有人开始骚动,声援起她来。

见有人声援,埃森女士索性喊地更大声,“我要质问你们帝国护卫队,一问你们目无法纪,为何包庇一个雄性人成为帝国护卫?二问你们层层相互,为何不敢让他当众澄清?三问你们漠视公民,对一个弱女子的名声与清白不管不顾……”

没等她说完,刘莹转过身去,扶住了因慷慨陈词而站立不稳的埃森女士,机械骨骼接触埃森女士的一瞬间,似乎发出了捏碎饼干的清脆声响,埃森女士瞪大了眼睛,瞬间安静下去。

“你隶属埃森家族是吧,山田,立刻查一下现在埃森家族的负责人是谁。”刘莹一边扶着她,一边问身后的队员。

控制着kael右臂的士兵立刻松手敬礼,“报告队长,警卫科资料显示,埃森家族目前的负责人是埃森·史密斯博士。”

刘莹双手依旧握着埃森女士的肩膀,语气里竟没有任何音调,“帮我通知埃森·史密斯博士,今天下午两点三十五分,一位埃森姓氏的女士恶意干扰抽签仪式秩序,在帝国护卫队清场时不幸身亡,请于三日内到帝国护卫队处确认遗体。”

埃森女士这才幡然醒悟,刘莹竟是想杀了自己。但无奈为时已晚,自己已是笼中之鸟,无可遁逃。刘莹的机械双臂如泰山般压在自己肩膀上,使出全身力气竟不能挣扎分毫。

说时迟那时快,只见刘莹背上的涡轮再次开始急速旋转,巨量的蒸汽溢出,如同死神降临前的肃穆白雾,刹那间便将这几人吞没,叫外面的人看不清分毫。

苏丽旁边的靓丽女人却幸福地尖叫起来,“要来了!要来了!注意看好!那一瞬间的威压,将是你见过的世界上的最美之物!”

话音未落,白雾中一声沉闷的巨响洞穿整个城市,就连最偏远的城门旁,窗户都在音浪中止不住摇晃,无数飞鸟惊起,又撞到空气过滤网落下。

苏丽的心也跟着一颤,如此恐怖的一击,别说是凡胎肉体,就算是钢筋水泥,恐怕也被砸成了铁饼。

伴随着冲击波,白雾瞬间消散了大半,苏丽一看,却更是瞪大了眼睛,刘莹这一击,由于和空气摩擦的缘故,整个手臂竟都已烫的发红,而正中这一击的,并不是埃森女士,而是不知何时挡在她身前的kael。

只见kael双手交叉,白色的外骨骼同样被烧出了红色,下半身一半都陷进了地里,却还是一丝不差地挡在了埃森女士身前。

埃森女士已经吓到不会呼吸,淡黄色的尿液不知何时在身下积了一滩,即使透过这滩黄尿去看她,也能看到她脸上的惨白。

半截入土的Kael率先说话,“如果要杀她,那么我在厕所就可以动手,她根本走不到这里呼救,刘队,我想让大家理解我,而不是把所有敢说话的人杀掉。”

“没有人会理解你,除了我们——这些和你朝夕相处的队员们,不信你就试试。”刘莹收起了拳头,语气变得冰冷。

Kael没有理刘莹,只是径直走向了广场最中央,她拿起一个话筒,向着所有人广播:“大家好,我是帝国护卫队的一名普通队员,名叫kael。请相信我,我是你们的同胞,我和你们一样,是女性,不是雄性人。我一直觉得是上帝弄错了我,她给了我女性的一切,却弄错了我的身体,我很无奈,从小到大,我都一直想改变这一切。

我和我的母亲想去黑市里做手术,但法律早就禁止了变性手术,说这会让雄性人钻空子,是,没错,但谁又能体谅我们这些生理性别和心理性别不一样的人呢?

我其实认识许多同我一样的人,我想请大家允许社会中有像我们这样的人存在,能和大家拥有一样的基本权利,我希望我们的文明可以更加多元。”

这边话还没说完,那边等着抽签的雄性人里就已经炸了锅:

“woc,你说你是女性,我还说我是女性呢!然后呢?我能像你一样站起来,住在城里衣食无忧吗?我们这谁不想当女性啊是不是?大伙说是不是?”

“就是啊!要不是变性手术被命令禁止了,还轮到你在这卖惨?我第一个去做变性手术!”

“哎哟,你恶不恶心,我们也没说不允许你存在啊,只是你不能当帝国护卫,得跟我们一样,公平地来抽签,你总不能自己享受特权吧!”

除开雄性人,女人堆里也颇有微词:

“我可不想跟这个不男不女的人住一个城市,真膈应人哎。”

“说到你还不是自说自话?你说你心理性别是女就是女啊?谁来证明啊?”

“对对对,就算证明了,怎么保证不是走关系呀?”

“依我看,就应该杀一儆百!现在都什么时代了?人类都快活不下去了,哪有闲心照顾你们这些跨性别啊!”

“对!杀一儆百!”

“必须杀,必须杀,必须杀!”

Kael望着越来越汹涌的人群,只能放下话筒,一步步地往后退。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但群情激愤间,没有人记得她刚刚救下了埃森女士,而只想发泄自己的愤懑。

眼看自己要被淹没,巨大的白色汽幕再次笼罩了下来,人们纷纷后退,刘莹又一次驱散人群,来到她身前。

“kael,我再命令最后一次,解除武器,跟我回去,我能保证你没事。”

Kael慢慢低下了头,再抬起时眼中已经充满了坚定,“队长,抱歉,这次我不能跟你回去,我知道现在脱掉盔甲,就再也没有机会穿上她了,我会被审判,会上帝国法庭,会被愤怒的人们处以极刑,我不能脱下来。我要出城去,去荒芜之地,听说和我一样的人都在那里。”

“队长,需不需要通报总部,远程解锁kael的盔甲?”刘莹的对讲机里响起了山田的声音。

“不许上报。”刘莹几乎是怒吼着发出了命令,“你没看到吗,他现在脱掉了盔甲,就会被民众乱拳打死在这,我们是战友,我要把她安全地带走。”

隔着纳米盔甲看不清表情,但kael应该是对刘莹笑了笑,说了一声谢谢。

刘莹摇了摇头,“作为队长,我不会让你死在这,但你也出不了城,我要把你活着带回去。”

Kael只觉得左肩一沉,不知何时,另一个帝国护卫的手已经压上了他的肩头,又是这招声东击西,kael暗叫不好。

说时迟那时快,kael顺势借力倒地,后面那人一时失力,往前一个踉跄,kael看准时机,能源阀飞转,一脚踢上对方的肚子。只见那人一声长嚎,小腹处纳米盔甲竟被踢的龟裂。

刘莹立刻摆出战斗姿态,“kael,你在做什么?你的外骨骼动力值不正常,你突破了程序限制。”

Kael无奈叹了口气,“没办法,每个人都有秘密,刘队,我的秘密没有那么简单,如果我跟你回去,我只有死路一条,所以我必须出城。”

霎时间,广场上白烟四起,涡轮声阵阵,远处的帝国护卫队发现异常,纷纷启动外骨骼朝这里赶来。

刘莹还在努力警告kael,“你不要一时糊涂!帝国护卫法里明确写着,一旦能源阀突破限制,便视为发动战争,会触发整个城市的防御矩阵,你这样会害了所有人。”

Kael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,准备速战速决,直接将动力值调到了42%,一个横蹬腿,朝刘莹踢去。

刘莹也并不躲闪,她知道这一腿醉翁之意不在酒,如果她躲开,则正中kael下怀,那时kael将一脚踢开这座城市的防护网,接着便可以开足马力遁走。

所以刘莹准备硬接这一腿。

广场上的人群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,只看到那白雾之中,突然冒出了比太阳还要耀眼的强光,那是机械外骨骼相撞、原子碰撞原子产生的氦闪。

氦闪之后,接着是热,只见那光中心处气浪翻涌,门闩熔断,一切花草树鸟瞬间枯萎,如同人类刚刚才经历过的核爆末世。

最后是声音,巨大的轰鸣如同雷公现世,周围人群无一不捂耳逃窜,甚至有人直接被冲击波震得呕吐不止,满地打滚。

刘莹硬接这一腿的部位是手臂。已经按规定,开满了29%的盔甲护盾。但显然她低估了42%的威力。

所以我们会发现,刚触碰的一瞬间,刘莹的一只手臂便消失了。

或者也可以将其形容为汽化,这个过程中,刘莹一点也没觉得疼,甚至没有流血,因为一切都过于短暂。

等刘莹感觉疼时,周遭已是一片地狱景象,身后的抽签出处已经被冲击波震塌,纳米盔甲面板不断报警遭遇重大损伤,kael也是半身不遂地趴在地上,挣扎着想要站起来。

42%的动力,即使肉体被机械外骨骼包裹,也难以承受,盔甲面板显示,kael的右腿已经完全粉碎。

没等刘莹处理伤口,kael索性不要右腿,双手撑地一挺,准备以左腿再次踢出一脚。

说时迟那时快,由于巨大的爆炸触发了二级城市的自动防御矩阵,三架城防无人机上的激光炮齐射,数万度的高温集中于一点,瞬间就把kael胸口的纳米盔甲融化。

剧烈的灼烧感让Kael的胸中似乎奔腾出一条火龙,疼的她从半空中直接泄力摔到了地上。随着纳米盔甲被融化殆尽,kael胸口处有什么东西也滚落到了地上。

是一对被灼的发焦的义乳。接触到地面后,由于温度太高,开始一边燃烧一边融化,散发出刺鼻难闻的乳胶味道。

Kael瞬间大惊失色,拖着断腿翻滚打挺,想要把那义乳拾回来,就像突然断了线的风筝,在风里没头没脑地打转飘零。

但乳胶遇到高温实在燃烧地太快,没等kael够到,便在火焰里冒着焦黑色的泡泡,萎缩成了一小簇黑色硬块。

Kael的双目失了焦,一边捂着自己空荡荡的胸口,一边哆嗦着喃喃自语,“我不是雄性,我是女人,我是女人,我要做女人。”

又一发激光炮射来,这次瞄准的是kael的头,千钧一发之际,刘莹拖着残臂再次在kael身前张开了护盾。

Kael这才发现,刘莹只剩一只手臂了。

她的泪水夺眶而出,话不连音,字不成章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,最后索性瘫软在地上,抱头痛哭起来。

她说,“怎么会这样?为什么威力会那么大?队长,我错了,我后悔了,我不应该踢出那一脚。”

然后又说,“可是,可是生活为什么这么难呀,从小到大,除了我妈妈,没有人相信我是女性,我们去找医生,医生不敢开证明,我们去黑市,黑市里没人敢做手术,我们倾家荡产,改掉了我的性别,却改不了我的身体,可是我多希望有一天,我也可以拥抱自己的身体,不用戴着义乳,也可以光明正大地告诉大家,即使拖着这样的身体,我也可以是一名女性。”

刘莹虚弱而疲惫地踉跄到kael跟前,艰难地挤出想说的话,“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过雄性,只有跟你朝夕相处的人,才了解你,理解你。所以,请解除武器,跟……我回去。”

Kael沉默了一会,摇了摇头,“算了,我突破了程序限制,我犯了战争罪,防御矩阵马上就来了,我没有机会了,队长。”

说着,kael解除了自己的纳米盔甲,一头长发散落下来,披在肩头。她用手指沾了点自己的血,缓慢地抹到了自己的嘴唇上。

“这样我会不会好看一点?”她问她。

Kael和刘莹就这样对视着,谁都没有说话。刘莹用仅剩的一只手死死地按住了kael腰间的佩枪。她知道她想做什么。她不想给她机会。

这样僵持了许久,就在刘莹支持不住,身体往下滑落的一瞬间,kael一沉身子,举起了自己的枪。

“队长,你说的对,只有朝夕相处的人才能谈及理解,其他人看到异类只会产生愤怒。可惜我懂的太晚了。再见。”

一颗子弹穿过头颅只需要0.1秒,但在刘莹眼里,却好像过得很慢,她想闭起眼睛不看,却又怎么都闭不起来,于是她看到天堂与地狱轮替,死神与天使合体,看到变化和永恒融会贯通,看到正常与反常豁然消弭。

看到自己朝夕相处的伙伴在眼前殒命,她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。

如果不是穿着盔甲,如果不是帝国护卫,她其实很想告诉kael,“嗯,你其实很美的。”

更多 免费绳艺捆绑调教小说合集 点此品阅

相关文章

同好留言

访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