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调教男奴 男m小说 男仆被主人的各种调教 调教男m

未来世界的男奴05 她放肆地大笑起来 皮鞭不断地甩在苏扬的笼子上 我就说嘛没有我调教不好的雄性人

don don 发表于2022-03-02 10:16:27 浏览1639 评论0

抢沙发发表评论

食物,就在苏扬的面前,20厘米不到,仿佛他一伸脖子就可以够到。

苏扬看的很清楚,一个缺了角的瓦碟里,放了两块正在发霉的面包,还有裹着苍蝇尸体的草莓果酱。

竟然是草莓果酱,苏扬差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。

要知道,草莓果酱可是用草莓腌制的,据说在当今世界上,只有二级城市的防护网里才有专门的草莓种植场,产量少的可怜,拿新鲜的草莓来做果酱更是无比奢侈的事。

所以从小就生活在过滤网之外的苏扬根本没有见过草莓的样子,上一次他看到草莓果酱,是有一年苏丽过生日的时候,进城买的小蛋糕上带了小小的一勺。

★[国产]精品捆绑视频 点此购买

他记得苏丽小心翼翼地将它们挖下来,在勺子上粘稠地泛着果香,接着均匀得涂抹在上次吃剩下一半的吐司上,薄薄的一层像琥珀,琥珀不是用来珍藏的吗?怎么可以就这样吃掉?

苏扬还没有想明白,就看到苏丽狼吞虎咽地将它们塞进嘴里。

苏扬和他爸爸就这样跪在地上等待着,期待着苏丽也许高兴了能掰一块面包屑扔到地上,为此苏扬的爸爸甚至用手按住了苏扬的头,以确保自己能比苏扬更快地接到那随时可能掉落的果酱面包。

苏扬的头很自觉地贴在地面上,他不太想为了虚无缥缈的东西浪费力气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只听见苏丽的一声冷笑,以及挖草莓果酱的勺子掉落在地面的声响。

然后就是压着自己的那具肉体仿佛高潮了一般地颤抖,接着疯狂地扑向那个勺子,膝盖撞到了苏扬的脑门,一阵眩晕之后,苏扬看到父亲满脸享受地舔着那柄勺子。

他终于也没忍住凑了过去,闻到了些许草莓果酱的味道。

酸酸的,还有一丝他人生里从不具备的甜味,他砸了砸嘴,如果这种味道可以在味蕾上绽放的话,那该有多好吃呀。

而如今,一大坨草莓果酱就在自己面前。

“如果谁可以把草莓果酱给我的话,那我就愿意做任何事”,苏扬忍不住这么去想。

所以他对举着鞭子的氧咖老板说,“我不是苏扬,我是47号,你说我是什么,我就是什么,可以让我吃饭吗?”

氧咖老板终于放肆地大笑起来,皮鞭不断地甩在苏扬的笼子上,“我就说嘛,没有我调教不好的雄性人。”

“但是,”她走过去,脚上的靴子狠狠地踩在苏扬的头上,“你是我们这里第一个叛逃的雄性人,如果我不给你一点惩罚,将来如果有人效仿你,你说该怎么办?”

苏扬被这一脚踩的眼冒金星,草莓果酱的香气又不断地钻进他的鼻子,他扬起头,用几乎哀求的语气和老板说,“怎么惩罚我都可以,但能不能先让我吃一口。”

老板听完这句哀求,突然愣了一秒钟。紧接着,黑暗中爆发出雄性人们参差不齐地大笑来。

老板缓慢地蹲下来,脸上的表情几乎冷的结了冰,她将惨白的脸凑到苏扬跟前,一字一句地说,“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在和你讨价还价?也许我应该惩罚你跑个步?或者做几个俯卧撑?然后你就可以吃完饭去美美的睡一觉了?”

“你知不知道,我完全不用在你身上浪费时间,就这么把你杀了拿去喂狗完全不影响我的生意,我跟你费这么多口舌,完全是为了树立我的威严,杀一儆百而已。”

如果可以动弹的话,苏扬想必此时已经打了个冷颤,他感觉到了一种蔑视,跟苏丽对自己的蔑视不同,这是一种随时要把自己抹杀的不屑。

老板冷不丁地站了起来,鼓了两声掌,随即对着黑暗中大喊,“大家都听到了,刚才我们的47号很不屑,说什么样的惩罚他都接受,那么,让我们满足他吧,我们一起想一想,他的叛逃行为,应该配得上什么样的惩罚呢?”

“谁能想出最狠的、最恶毒的惩罚方法,有赏!”随着老板这声大喝,寂静的黑暗中顿时欢呼雀跃了起来。

一个矮小如侏儒似得雄性人率先窜了出来,一边用脚踊跃地蹬着地,一边又把头深深地贴在老板的脚下,不断亲吻着老板踩过的泥土,祈求老板让他发言。

“啪”,皮鞭重重的落在他干涩褶皱的屁股上,无数次的伤痕已经让他的屁股看不出皮肤本来的颜色,老板轻蔑地点了他的名,“13号,你说。”

像得到了无上的赏赐,13号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苏扬的笼子前面,“要我看,得先剁了他的脚!这样他就不能再跑了。啊!不够不够,他还可以爬,干脆,干脆把他的手也砍了,然后,把他的皮扒下来,给店里的檀木桌底下做一条地毯!”

13号说完,黑暗中传来无数嘘声,一个彪形大汉径直冲出来,把13号推到了一边,“太复杂了!我都记不清你刚才说了什么了!简单一点,把他的头砸开,我们一人挖一块他的脑子!哈哈哈!哈哈哈!!!”

接下来的1个小时里,同为雄性人的奴隶们没有丝毫怜悯,想出了一个又一个恶毒的刑罚,苏扬逐渐意识到,自己应该是没有机会吃到那块发霉的果酱面包了。

“我们才是同类,为什么要互相残杀?”苏扬突然对着热烈讨论的雄性人们大喊。“我们一起努力的话,就是N对1,明明全部都可以逃出去啊。”

后面这句话,声音小的苏扬自己都听不到了。

但就是这句低语,像是一团烈火被浇了一盆水一样,讨论声窸窸窣窣地就小下去了。雄性人们吓得纷纷都退回了阴暗里,生怕被误解自己听到了苏扬的话。

老板浑身发抖地走到苏扬的笼子前面,“从来!没有!人说过这样的话!你知道你说了什么吗?看来不管怎么样,我得先割了你的舌头。”

听到割舌头,黑暗里再次欢呼雀跃起来,就好像自己耳朵里被灌注进去的罪恶终于可以被洗刷,说出这样惊天言论的舌头理应被割掉,必须被割掉,否则,就是我们的耳朵要被割掉了。

在苏扬的舌头被强行拉出来时,黑暗里突然出现了一抹白色,也许它早就出现了,只是刚巧现在被注意到而已。

由于氧吧的大门紧闭,这抹白色似乎是从后门进来的。

所有看到这抹白色的雄性人都立刻跪了下去,并自觉的退出三丈远,生怕那抹白色沾染到任何自己肮脏的气息。

“老板娘,今天不营业么?”一声恬淡的低语打断了正拔出刀子的老板,像是深冬之中传来开春的翠啼。

“卢娜?你怎么来了?”老板娘站起来,整理了一下衣服,眼神里有一些惊讶。

苏扬的头正被死死固定住,他只能尽量转动自己的眼球去看向那道白色。

是一位20岁出头的女子,头顶戴着白色羽毛做的洁白冠饰,脖子里围着雪白的貂皮围巾,浑身纤细如若无骨,肤若凝脂,吹弹可破。

苏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类,或者应该说,只要被城市防护网之外的辐射粒子照射过,就不可能孕育出这样的人类,因此仅剩的一种可能是,她从小就在这三级防护网之内长大,一分钟,甚至一秒钟都没有离开过。

随着老板的一声招呼,两位最年轻力壮的雄性人立刻爬到卢娜的身旁,一个弓腰俯身成为座椅,一个跪伏在地成为脚托,卢娜习以为常地坐了上去,和以往千百次没有什么不同。

“今天关门早,要处理一些私事,大小姐您明天再来吧。”老板娘陪笑着说。

“什么私事?居然比接待我出来玩还重要?那我反而感兴趣了,我要在这看你处理。”卢娜眨着惺忪而无辜的眼睛,看向老板。

说话之间,卢娜注意到了苏扬,这个除了头以外被固定在笼子里,舌头被拉出来老长的可怜少年。

“啊,我懂了,你在训练新服务生。”卢娜自顾自地点了点头,“可是每次我让你卖我一个没被训练过的服务生,你总是说没有,哎,大家都好敷衍我,老板娘,我就是想自己试试从头训练一个雄性人嘛。”

老板娘一听这话,顿时大惊失色,“哎哟喂,我的卢大小姐,我怎么敢敷衍您呐,这个训练那,确实是一件很枯燥的事,而且很危险,万一训练过程中他发狂把您弄伤了,您母亲一问,这是从哪弄来的呀,那那那,我不大难临头了嘛!您这一点可真不能怪我,我不像您是大户人家,我只求安稳地做做小生意。”

“嗯,那好吧,过去的事既往不咎了,现在我真真切切地看到你有货了,你把它卖给我吧。”一袭白袍撕开了黑暗,轻轻指向了苏扬的笼子。

老板娘倒退两步,怒容在脸上一闪而过,随即略一思忖,恢复了讨好脸色,“是是是,那大小姐看上的东西,怎么说得上卖呐,直接送您得了,15号,27号,去把笼子打开,戴上项圈,再随便找件衣服给他。”

笼子刚一打开,苏扬立刻挣脱了两位雄性人的手臂,他望了望四周,突然冲向了那盘发霉的草莓果酱面包,用尽了全身力气,把面包塞进自己的嘴里,就好像下一秒,会有无数个人来与他争夺一样。

卢娜觉得有趣,便静悄悄地走过来,饶有兴致地欣赏起了苏扬狼吞虎咽地姿态,只见苏扬将草莓果酱里的苍蝇尸体挑出来扔掉,又抱着碗底尽情地舔舐,恨不得要将头磕进碗里。

“你吃过草莓嘛?”苏扬听到一个声音从很高的地方传来。他抬起头,看到屋顶的灯光透过白色羽毛的缝隙打在自己的脸上。

“没有,”苏扬不自觉地摇了摇头。

白色的影子俏皮地抬起手,纤细的手指里捏了两颗红彤彤的东西。

坠落。

俩颗果实从手掌的缝隙里坠落,苏扬这才看清楚它们的样子,红色的表皮泛着诱人的光泽,其中又点缀着无数绿色的芝麻,饱满如婴儿的肌肤吹弹可破,散发着独有的酸甜果香。

难道这是真正的草莓嘛?

还在苏扬愣神时,一只晶莹剔透的水晶高跟鞋踩向里那两颗果实,红色的汁水爆裂,在鞋底与地面之间蔓延,随着高跟鞋的抬起,果肉丝丝分离,有的粘在地面上,有的粘在鞋底上。

“那就吃吃看吧!”卢娜的可爱声音再次从上方传进苏扬的耳朵。

像是条件反射似的,苏扬伸出舌头,迎向地面,这件事他从小到大做过了太多遍,苏丽让他做过,老板让他做过,在他的意识里,任何女性都应该让他这么做。

在他快要接触地面时,卢娜却轻轻踢翻了他。苏扬不解地抬起头,映入眼帘的,是沾满血红色果酱的鞋底。

“舔这里!笨蛋,你跟着我,就和他们不一样了,以后不许随便舔地上的东西。”卢娜的话里藏着忍不住的笑意,不知道是嘲弄还是有趣。

苏扬诧异的抬起头,舌尖与鞋底摩挲时,酸涩和甜蜜同时进入他的口腔里,他好像在黑暗里品尝到了春天。

更多 免费绳艺捆绑调教小说合集 点此品阅

相关文章

同好留言

访客